logo
|
武体映像
pre
pre
pre
pre
pre
pre
pre
pre
武体映像
首页>>武体映像>>正文
在浙江:马家庄走出去的青年们
2017-12-20 15:58 刘蕊鑫 顾开  审核人:   (阅读)

“作为武体人,我为母校感到骄傲。虽然我们远在外省,但我每次出去都会很自豪的说自己是武体毕业的。”浙江校友毛鹏飞在谈到母校时说道。2018年将是武汉体育学院建校65周年校庆,90级心理系的毛鹏飞与91级运动系的朱建伟等校友们商量,决定筹备成立“武汉体育学院校友会浙江分会”。

11月11日,来自各个行业、各个方位、各不同年级的不同专业的校友代表齐聚杭州西湖边,探讨校友会筹备方案。浙江与湖北的距离虽远,却依旧无法阻挡校友们对母校的爱和牵挂。

(浙江校友会筹备会)

“重回母校的感情是不同的,2013年的时候我们73级的校友们毕业四十周年回校聚会时都说每年都要回母校聚一次。”回想起大学时期与恩师、同学们共度的时光,武汉体育学院校友会会长黄浩军难忘不已。“我们要尽快将具有影响力的浙江校友分会建立起来,将校友会作为连接毕业学生和学校的渠道。”黄浩军在浙江校友分会筹备会上这样说,他希望形成一个网络化体系,真正把浙江的校友们联系起来。

(黄浩军:校友总会会长)

 

忆·校园那段青葱岁月

时间如流水般飞快,转眼间,四年后的他们各奔东西。募然回首,涌上心头的是那思绪般点点滴滴的记忆。

“我大学喜欢学习也非常喜欢舞文弄墨,毕业后到公职岗位上才发现,文字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在浙江省体育局训竞处工作的毛鹏飞说:“文字是一个文职工作者的立身之本,大学时在宣传岗位的锻炼使我学到很多。”

(毛鹏飞)

90级的毛鹏飞是心理系的宣传部长,系里的板报、墙报以及向广播台的投稿都是他统筹负责。作为广播台的骨干力量,大学四年不仅在校刊投稿了大量文章,还在大二那年创建了心理系系刊《心星》。

毕业以后,毛鹏飞一直在浙江省体育局系统工作,曾在担任浙江省体育局团工委书记期间获得了两个全国青年文明号称号。毛鹏飞说:“体院的每个人都是敢思敢想敢于担当的,母校的校训,我一直秉行。”

“那时我们下课了一叫‘踢足球去啦’,大家就拿着球一起去球场。”说起大学时候最快乐的时光,浙江省体育局田管中心副主任谢建辉回忆着。“上学那会儿流行跳舞,学校还开设了一门交谊舞课程。”谢建辉笑道:“我们很害怕和女孩说话的,每一次和华师联谊开个舞会,也是很锻炼胆量的。不过,当时很了不得的是华师的女孩子都以找一个体院的阳光帅气男朋友为荣。”

(谢建辉在接受采访)

谢建辉是94级管理系的同学,“高中时候体育不及格,后来在体院这样一个氛围的感染下就开始慢慢喜欢上了运动。”大四那年,管理系有体育运动的选修课,谢建辉选择了网球课,直到现在他还习惯每天打打网球运动一下。他说,“我是最不懂体育的,那时管理系算是我们学校的王牌专业,但是每天的运动量很少,如果我简单的打一场网球,不仅可以添加运动量,还能强身健体。”

常常自谦“不懂体育”的谢建辉,毕业后一直在浙江做着体育管理方面的相关工作。通过自己的坚持和对体育的探究,如今的他所在的的浙江田径队在全运会上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

与谢建辉同是一个老家的王良明是94级武术系散打专项的学生,现在在武汉体育学院武术学院工作。他说,今年是他从浙江老家来到体院的第24个年头了,“24年,我感觉时间太快了,那时体院很多地方没有修建起来,还是树林、翠地、鱼塘……”回忆着学校和自己的变化,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慨。

“我记得那时候去东湖里钓鱼,鱼很傻,钩子扔下去,大鱼就上来了。”说道这里,王良明和坐在身边的谢建辉一起哈哈的笑了起来。武汉体院以前每年淹水的时候,他们就把网在湖岸的树上一挂,水淹上来没过堤坝,他们就卷起裤腿去收网,能网到几十条几十斤的武昌鱼、鲤鱼、鲶鱼……“有时候游泳队的同学也会带着我们几个在水多的时候去摸鱼。那时水质很好,拉上来就可以吃,吃不完的就拿去广埠屯菜市场卖掉。”说起大学的趣事,王良明很是开心:“那时候同学们关系很好,大家喜欢交流沟通,不会封闭在自己的空间里。不过现在想想,自己还是有点太折腾了。幸好我学习没有掉队,成绩还是很不错的。”

毕业那年,王良明作为优秀毕业生留校工作。他说:“我自小习武,能考上武汉体院很是光荣的,体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王良明认为,是知识改变了他的命运,他感谢江百龙和陈青山等老师在学术以及思想上给他的帮助。

 

思·曾经的师生同窗情

“两个肉包,一碗稀饭再加个鸡蛋。哇……”会议间隙,99级体育系篮球专项的成耀和排球专业的徐子杰聊起了学生时代的美味。老家在河南的成耀毕业后把家安在了浙江绍兴,2006年又回武体读了研究生,如今是绍兴文理学院元培学院的一名篮球老师。而徐子杰则是毕业后很多年都没回过学校了,他向成耀感叹道:“我的生活很忙碌,每天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儿挺开心的。刚刚看到了咱辅导员易三平老师,易老师对我很好的,就是毕业后很少和老师联系了。”徐子杰现在是绍兴市体校的一名教练,致力于为省以上运动队、高等院校输送优秀的竞技体育人才,默默为国家竞技体育事业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成耀)

“哎呀,那不是王俊嘛!上学那会儿,他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成耀和徐子杰一边聊一边向王俊走去。99级的王俊是武体第一届体育舞蹈专业的优秀学生,担任舞蹈队队长。说起他,同学们想到的不仅仅是他的专业能力,还有那一手维修手机、家电的绝活。

学生时代的王俊是体育系学生会青年志愿者协会主席兼维修部部长。“那时候,认识我的人比我认识的人多。同学们的手机、CD机坏了都给我修。”王俊愉快的向学弟学妹们分享着自己的大学生活。有一次志愿者活动,他在教工食堂侧门岔路口摆了一张桌子,做义务维修。他扶着额头说:“摆了一天,收回来很多东西,让我整整修了一个月。”由于当时学校没有成立艺术系,他就在体育系找了一个学生会办公室,放那些同学们的电子产品和老师们去国外交流学习带回来的夏普录音机、小黑白电视机等慢慢修理。

(王俊)

“第一届体舞只有10个人,全是男生,我们的舞伴都是艺术体操的女孩们。”说到自己的专业,王俊回忆道:“训练很严格,舞蹈鞋一个月换一双,夏天上课的时候,教室里放几个大的落地风扇,还会满身是汗。可是大家在一起很快乐。”为了能继续在自己的专业上有所提升,2008年,已经毕业工作的王俊重回武体攻读研究生。不变的是,他依旧做着自己的“老本行”:“读研的时候寝室的人都跟着我混,生活费都是修手机挣的维修费,室友给我拉客户,很有意思。”如今,王俊是绍兴文理学院体育学院教授体育舞蹈的一名老师。课余,他还带领指导大学生团队在创业园做一个维修项目,他笑道:“现在我能做一名创业指导老师,还是要归功于在上学时帮同学们维修积累的经验呀。”

(王俊与队友们参加全国体育舞蹈团体舞锦标赛)

 

品·奋斗旅途的苦与乐

91级运动训练学院拳击专项的朱建伟,不仅是浙江“井外天”文化艺术村落及杭州上阳台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创办者,还是浙江省“爱行动”困难救助中心的理事长。

2015年,朱建伟受邀回到母校武体,在新生入学教育大会中作为杰出校友对初入大学的新生们讲述自己成长、创业的故事。看着如今外表俊逸、温润祥和的他,没有谁能够看得出朱建伟也是一个从警l0年,侦破三年未破的重伤案、特大贩毒案并立下多次三等功的铮铮汉子。

(朱建伟)

1994年,刚刚大学毕业的朱建伟在浙江省运动会拳击赛场上轻松夺冠,被特招进了乐清市公安局。他表示,做一名警察虽然很苦很累,但是体育人的精神一直是他坚持的动力。1996年初,朱建伟突然接到去乐清治安大队重案组的调令,专门负责办重案要案。然而,已经做了七年警察的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下海经商。“我喜欢交朋友,讲义气,公安局的工作虽好,可是收入不多。每年父母还要补贴我,我不能一直啃老啊。”于是,在之后从警的几年里,朱建伟决定寻找自己的出路。

2003年5月,朱建伟打了辞职报告,决定下海经商。领导、朋友的不理解及家人的反对让他决心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通过失败后经验的积累和不断地坚持,如今的朱建伟,不仅在餐饮、公益、文化艺术、教育等多个领域都有一番成就,而且还醉心于传统文化的研究,并成为了一名中国国礼书法家。

(朱建伟书法作品)

司琦是92级运动心理专业年龄最小的学生,谈及她的大学老师,司琦用哥哥姐姐来形容:“生活中,班主任徐培老师给了我们太多的温暖。学术上,漆昌柱、(李爱民)等专业老师教导我们要拥有国际视野。本科时候的很多笔记本,我现在还带着。”

(司琦在体院留校工作)

1996年7月,司琦本科毕业后在校党委办公室留校工作,并在职攻读研究生。读研期间,出国留学的想法一直围绕着年轻的司琦,出国,意味着要打工赚生活费,要克服饮食、生活习惯的不同,要重新学习一门语言。去?还是不去?

2001年2月,司琦毅然决定辞掉工作前往韩国,在首尔国立大学继续学习锻炼心理学。回想起当初决定留学的原因,她说:“虽然在韩国读书期间生活很苦,但是我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更大的平台去发展,去不断靠近老师们所说的学术上的国际视野。”

(司琦在首尔国立大学参加活动)

四年后,司琦回到家乡,在浙江大学体育系担任博士生导师,教授锻炼心理学、健康心理学课程。虽说是在体育系教学,但她通过校内的学科交叉学习,在2006年开始做体育健康促进方面的研究,并一直引领着健康中国事业的发展。

 

愿·母校桃李满天下

武术系的薛化理、吴连国、丁辉荣,体教学院的滕云龙、赵大雪,运动训练学院的吴雷、黄晓龙、林岩富,管理系的郑良优、周建华、徐晓珊等30多个浙江校友代表和林荣票等三位福建校友代表参加了此次浙江校友会筹备活动,共同为母校的发展和校友会的建设献言献策。

“校友将时刻关注母校的发展动态,为母校的建设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谈及母校的发展,毛鹏飞很是感慨:“我们想回家看看,大家对母校感恩的心,都是一样的。”

朱建伟建议:“我们要尽快成立武汉体院校友企业家联合会,让企业家也建立一个体系,成为校友们活动和联系的平台。”

“母校是一个家,把我们在外面工作的游子更好的联络团结起来了。”在浙江警察学院工作的张银满表示:“我们应经常开一些联络会,结合母校和校友方面资源,与浙江竞技体育、文化体育教育、校友公益等方面搭建更好的平台,相互交流帮助。”

(党委副书记易三平)

浙江校友筹备会的召开,正在为校友与母校之间搭建起交流沟通的桥梁。“校友们在各自的岗位上都做得很好,母校为大家的发展感到骄傲。”武汉体育学院党委副书记易三平很认真地告诉在场的校友代表,“希望浙江的校友会尽快成立起来。我代表学校邀请浙江校友们在明年六十五周年校庆的时候都能够带家属回母校看看!”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武汉体育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喻路461号 邮政编码(P.C):430079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旧版主页
pre
武体映像
在浙江:马家庄走出去的青年们
2017年12月20日 15:58 刘蕊鑫 顾开 阅读()

“作为武体人,我为母校感到骄傲。虽然我们远在外省,但我每次出去都会很自豪的说自己是武体毕业的。”浙江校友毛鹏飞在谈到母校时说道。2018年将是武汉体育学院建校65周年校庆,90级心理系的毛鹏飞与91级运动系的朱建伟等校友们商量,决定筹备成立“武汉体育学院校友会浙江分会”。

11月11日,来自各个行业、各个方位、各不同年级的不同专业的校友代表齐聚杭州西湖边,探讨校友会筹备方案。浙江与湖北的距离虽远,却依旧无法阻挡校友们对母校的爱和牵挂。

(浙江校友会筹备会)

“重回母校的感情是不同的,2013年的时候我们73级的校友们毕业四十周年回校聚会时都说每年都要回母校聚一次。”回想起大学时期与恩师、同学们共度的时光,武汉体育学院校友会会长黄浩军难忘不已。“我们要尽快将具有影响力的浙江校友分会建立起来,将校友会作为连接毕业学生和学校的渠道。”黄浩军在浙江校友分会筹备会上这样说,他希望形成一个网络化体系,真正把浙江的校友们联系起来。

(黄浩军:校友总会会长)

 

忆·校园那段青葱岁月

时间如流水般飞快,转眼间,四年后的他们各奔东西。募然回首,涌上心头的是那思绪般点点滴滴的记忆。

“我大学喜欢学习也非常喜欢舞文弄墨,毕业后到公职岗位上才发现,文字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在浙江省体育局训竞处工作的毛鹏飞说:“文字是一个文职工作者的立身之本,大学时在宣传岗位的锻炼使我学到很多。”

(毛鹏飞)

90级的毛鹏飞是心理系的宣传部长,系里的板报、墙报以及向广播台的投稿都是他统筹负责。作为广播台的骨干力量,大学四年不仅在校刊投稿了大量文章,还在大二那年创建了心理系系刊《心星》。

毕业以后,毛鹏飞一直在浙江省体育局系统工作,曾在担任浙江省体育局团工委书记期间获得了两个全国青年文明号称号。毛鹏飞说:“体院的每个人都是敢思敢想敢于担当的,母校的校训,我一直秉行。”

“那时我们下课了一叫‘踢足球去啦’,大家就拿着球一起去球场。”说起大学时候最快乐的时光,浙江省体育局田管中心副主任谢建辉回忆着。“上学那会儿流行跳舞,学校还开设了一门交谊舞课程。”谢建辉笑道:“我们很害怕和女孩说话的,每一次和华师联谊开个舞会,也是很锻炼胆量的。不过,当时很了不得的是华师的女孩子都以找一个体院的阳光帅气男朋友为荣。”

(谢建辉在接受采访)

谢建辉是94级管理系的同学,“高中时候体育不及格,后来在体院这样一个氛围的感染下就开始慢慢喜欢上了运动。”大四那年,管理系有体育运动的选修课,谢建辉选择了网球课,直到现在他还习惯每天打打网球运动一下。他说,“我是最不懂体育的,那时管理系算是我们学校的王牌专业,但是每天的运动量很少,如果我简单的打一场网球,不仅可以添加运动量,还能强身健体。”

常常自谦“不懂体育”的谢建辉,毕业后一直在浙江做着体育管理方面的相关工作。通过自己的坚持和对体育的探究,如今的他所在的的浙江田径队在全运会上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

与谢建辉同是一个老家的王良明是94级武术系散打专项的学生,现在在武汉体育学院武术学院工作。他说,今年是他从浙江老家来到体院的第24个年头了,“24年,我感觉时间太快了,那时体院很多地方没有修建起来,还是树林、翠地、鱼塘……”回忆着学校和自己的变化,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慨。

“我记得那时候去东湖里钓鱼,鱼很傻,钩子扔下去,大鱼就上来了。”说道这里,王良明和坐在身边的谢建辉一起哈哈的笑了起来。武汉体院以前每年淹水的时候,他们就把网在湖岸的树上一挂,水淹上来没过堤坝,他们就卷起裤腿去收网,能网到几十条几十斤的武昌鱼、鲤鱼、鲶鱼……“有时候游泳队的同学也会带着我们几个在水多的时候去摸鱼。那时水质很好,拉上来就可以吃,吃不完的就拿去广埠屯菜市场卖掉。”说起大学的趣事,王良明很是开心:“那时候同学们关系很好,大家喜欢交流沟通,不会封闭在自己的空间里。不过现在想想,自己还是有点太折腾了。幸好我学习没有掉队,成绩还是很不错的。”

毕业那年,王良明作为优秀毕业生留校工作。他说:“我自小习武,能考上武汉体院很是光荣的,体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王良明认为,是知识改变了他的命运,他感谢江百龙和陈青山等老师在学术以及思想上给他的帮助。

 

思·曾经的师生同窗情

“两个肉包,一碗稀饭再加个鸡蛋。哇……”会议间隙,99级体育系篮球专项的成耀和排球专业的徐子杰聊起了学生时代的美味。老家在河南的成耀毕业后把家安在了浙江绍兴,2006年又回武体读了研究生,如今是绍兴文理学院元培学院的一名篮球老师。而徐子杰则是毕业后很多年都没回过学校了,他向成耀感叹道:“我的生活很忙碌,每天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儿挺开心的。刚刚看到了咱辅导员易三平老师,易老师对我很好的,就是毕业后很少和老师联系了。”徐子杰现在是绍兴市体校的一名教练,致力于为省以上运动队、高等院校输送优秀的竞技体育人才,默默为国家竞技体育事业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成耀)

“哎呀,那不是王俊嘛!上学那会儿,他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成耀和徐子杰一边聊一边向王俊走去。99级的王俊是武体第一届体育舞蹈专业的优秀学生,担任舞蹈队队长。说起他,同学们想到的不仅仅是他的专业能力,还有那一手维修手机、家电的绝活。

学生时代的王俊是体育系学生会青年志愿者协会主席兼维修部部长。“那时候,认识我的人比我认识的人多。同学们的手机、CD机坏了都给我修。”王俊愉快的向学弟学妹们分享着自己的大学生活。有一次志愿者活动,他在教工食堂侧门岔路口摆了一张桌子,做义务维修。他扶着额头说:“摆了一天,收回来很多东西,让我整整修了一个月。”由于当时学校没有成立艺术系,他就在体育系找了一个学生会办公室,放那些同学们的电子产品和老师们去国外交流学习带回来的夏普录音机、小黑白电视机等慢慢修理。

(王俊)

“第一届体舞只有10个人,全是男生,我们的舞伴都是艺术体操的女孩们。”说到自己的专业,王俊回忆道:“训练很严格,舞蹈鞋一个月换一双,夏天上课的时候,教室里放几个大的落地风扇,还会满身是汗。可是大家在一起很快乐。”为了能继续在自己的专业上有所提升,2008年,已经毕业工作的王俊重回武体攻读研究生。不变的是,他依旧做着自己的“老本行”:“读研的时候寝室的人都跟着我混,生活费都是修手机挣的维修费,室友给我拉客户,很有意思。”如今,王俊是绍兴文理学院体育学院教授体育舞蹈的一名老师。课余,他还带领指导大学生团队在创业园做一个维修项目,他笑道:“现在我能做一名创业指导老师,还是要归功于在上学时帮同学们维修积累的经验呀。”

(王俊与队友们参加全国体育舞蹈团体舞锦标赛)

 

品·奋斗旅途的苦与乐

91级运动训练学院拳击专项的朱建伟,不仅是浙江“井外天”文化艺术村落及杭州上阳台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创办者,还是浙江省“爱行动”困难救助中心的理事长。

2015年,朱建伟受邀回到母校武体,在新生入学教育大会中作为杰出校友对初入大学的新生们讲述自己成长、创业的故事。看着如今外表俊逸、温润祥和的他,没有谁能够看得出朱建伟也是一个从警l0年,侦破三年未破的重伤案、特大贩毒案并立下多次三等功的铮铮汉子。

(朱建伟)

1994年,刚刚大学毕业的朱建伟在浙江省运动会拳击赛场上轻松夺冠,被特招进了乐清市公安局。他表示,做一名警察虽然很苦很累,但是体育人的精神一直是他坚持的动力。1996年初,朱建伟突然接到去乐清治安大队重案组的调令,专门负责办重案要案。然而,已经做了七年警察的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下海经商。“我喜欢交朋友,讲义气,公安局的工作虽好,可是收入不多。每年父母还要补贴我,我不能一直啃老啊。”于是,在之后从警的几年里,朱建伟决定寻找自己的出路。

2003年5月,朱建伟打了辞职报告,决定下海经商。领导、朋友的不理解及家人的反对让他决心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通过失败后经验的积累和不断地坚持,如今的朱建伟,不仅在餐饮、公益、文化艺术、教育等多个领域都有一番成就,而且还醉心于传统文化的研究,并成为了一名中国国礼书法家。

(朱建伟书法作品)

司琦是92级运动心理专业年龄最小的学生,谈及她的大学老师,司琦用哥哥姐姐来形容:“生活中,班主任徐培老师给了我们太多的温暖。学术上,漆昌柱、(李爱民)等专业老师教导我们要拥有国际视野。本科时候的很多笔记本,我现在还带着。”

(司琦在体院留校工作)

1996年7月,司琦本科毕业后在校党委办公室留校工作,并在职攻读研究生。读研期间,出国留学的想法一直围绕着年轻的司琦,出国,意味着要打工赚生活费,要克服饮食、生活习惯的不同,要重新学习一门语言。去?还是不去?

2001年2月,司琦毅然决定辞掉工作前往韩国,在首尔国立大学继续学习锻炼心理学。回想起当初决定留学的原因,她说:“虽然在韩国读书期间生活很苦,但是我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更大的平台去发展,去不断靠近老师们所说的学术上的国际视野。”

(司琦在首尔国立大学参加活动)

四年后,司琦回到家乡,在浙江大学体育系担任博士生导师,教授锻炼心理学、健康心理学课程。虽说是在体育系教学,但她通过校内的学科交叉学习,在2006年开始做体育健康促进方面的研究,并一直引领着健康中国事业的发展。

 

愿·母校桃李满天下

武术系的薛化理、吴连国、丁辉荣,体教学院的滕云龙、赵大雪,运动训练学院的吴雷、黄晓龙、林岩富,管理系的郑良优、周建华、徐晓珊等30多个浙江校友代表和林荣票等三位福建校友代表参加了此次浙江校友会筹备活动,共同为母校的发展和校友会的建设献言献策。

“校友将时刻关注母校的发展动态,为母校的建设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谈及母校的发展,毛鹏飞很是感慨:“我们想回家看看,大家对母校感恩的心,都是一样的。”

朱建伟建议:“我们要尽快成立武汉体院校友企业家联合会,让企业家也建立一个体系,成为校友们活动和联系的平台。”

“母校是一个家,把我们在外面工作的游子更好的联络团结起来了。”在浙江警察学院工作的张银满表示:“我们应经常开一些联络会,结合母校和校友方面资源,与浙江竞技体育、文化体育教育、校友公益等方面搭建更好的平台,相互交流帮助。”

(党委副书记易三平)

浙江校友筹备会的召开,正在为校友与母校之间搭建起交流沟通的桥梁。“校友们在各自的岗位上都做得很好,母校为大家的发展感到骄傲。”武汉体育学院党委副书记易三平很认真地告诉在场的校友代表,“希望浙江的校友会尽快成立起来。我代表学校邀请浙江校友们在明年六十五周年校庆的时候都能够带家属回母校看看!”

版权所有:武汉体育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喻路461号 邮政编码:43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