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武体映像
pre
pre
pre
pre
pre
pre
pre
pre
武体映像
首页>>武体映像>>正文
武体科研撷英——科研,就是坚持以及刻苦地做一件事
2016-01-11 17:38 王涛  审核人:   (阅读)

   

“如果您现在还在美国,也许已经家喻户晓了。”

“也许吧……”

“如果您现在还在制药公司任职,也许早已腰缠万贯。”

“也有可能……”

“那您为什么选择回国回母校呢?”

“不为别的,那个时候学校说需要我,我就回来了。”

    

陈宁,学者,科研人员,楚天学者。武汉体育学院健康科学学院教授,1997年获武汉体育学院运动医学硕士学位,2008年获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在近20年的研究中获5个新药证书、1项美国专利和1项欧洲专利,在SCI上发表论文30多篇,其中自2012年回到武汉体育学院后发表SCI学术论文10多篇;其立项课题《运动干预对衰老性肌萎缩的预防与康复》获2015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立项课题。

   

有一种声音叫质疑    

从1994年进入武汉体育学院学习运动医学开始,陈宁就与“运动”这两个字再没分开过。20多年里,他得到过肯定,也受到过质疑。“有人问过我,这样的研究方向到底能给社会带来多大的经济效益?创造多少社会价值?”陈宁说:“我要做的,不是发明药物去治疗已经生病的人,我的出发点是治‘未病’。”

未病,即没有生病之时。陈宁解释到:“一个人一旦生病了,就要去医院,免不了吃药、吊水,严重一点就要开刀手术。而这样的治疗对很多人而言极易造成二次创伤。”陈宁一直认为,对人体最好的治疗方式就是在生病之前做好预防,而运动则是预防的一个最有效最关键的措施。

尽管从数据上来看,运动似乎产生不了什么产品,没有立刻带来多少经济价值,但是如果将运动保持健康的这种理念传播开来,将是一种最环保的治疗,对社会医疗的消耗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减少。

   

有一种努力叫坚持

走进陈宁的办公室,斜对角放着一大一小两张桌子,小桌子是陈宁的办公桌,上面堆放着一沓沓厚厚的材料,大桌子上面放置着一个投影设备,陈宁就是在这里给他的团队成员讲课。“我对我的学生说过,科研人需要的是定得下来、沉得下去。不管别人在说什么做什么,但我们必须一心一意的做研究。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学会坚持。”

陈宁的家就在学校里的家属区,然而他陪家人的时间却少之甚少,大部分时间他都留给了科研。一年365天,他只会在过年的时候给团队的成员放一个短短的假期。而他本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只要不出差,他就会呆在实验室里。

陈宁一直有个小小的心愿,他说:“暑假是学生们做科研的黄金时候,然而这时学生们也面临着没地方住的问题,且吃饭洗澡什么的也不方便,要是有机会改善下,他们就更能集中精力在学校做研究了。”

   

有一种瞬间叫沉默

谈到价值创造、科研方向、团队建设等问题,陈宁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他详细地介绍着团队的现状、研究的进展。但当记者不经意间谈起将要上中学的孩子时,陈宁瞬间沉默。“儿子很独立。”这是陈宁给出的答案。

对于教育下一代来说,陈宁唯一希望的就是孩子健康成长。至于以后这个孩子会选择什么样的道路,会走上什么样的发展方向,陈宁说他并不担心。对于把实验室当做家的陈宁来说,很少有机会能够陪伴自己的孩子出去走走、一起游玩。

节假日时,陈宁偶尔会把孩子带到实验室里。“希望他也能学会刻苦与坚强,这对他以后的成长是有好处的。”陈宁说道。

有一种情怀叫传承

“我是武体人,当时学校打电话给我,我就回来了。”陈宁在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曾就职于某著名癌症研究所。被Susan G. Komen 乳腺癌研究基金会给予奖励用于乳腺癌的研究,同时也获得AACR青年学者奖,在制药公司工作期间也获得数个新药证书以及专利。

以陈宁当时所获得一些奖项来看,他无论是留在美国或是医药公司,都有可能走上名利双收的道路。但是陈宁说,当时学校里有老师打电话给他,说是学校需要这方面的人才,于是他就回来了。“我想把这个研究的方向传给学生,并在武汉体育学院不断地传承下去。”

现在,陈宁的团队已经包含了部分青年教师、1名博士后、3名博士、6名硕士以及部分本科学生,十几个人的团队在研究的道路上不断成长,相互传承。科技楼中那不灭的灯光会永远照耀着为了研究、为了学识一直努力和坚持的一群人。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武汉体育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喻路461号 邮政编码(P.C):430079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旧版主页
pre
武体映像
武体科研撷英——科研,就是坚持以及刻苦地做一件事
2016年01月11日 17:38 王涛 阅读()

   

“如果您现在还在美国,也许已经家喻户晓了。”

“也许吧……”

“如果您现在还在制药公司任职,也许早已腰缠万贯。”

“也有可能……”

“那您为什么选择回国回母校呢?”

“不为别的,那个时候学校说需要我,我就回来了。”

    

陈宁,学者,科研人员,楚天学者。武汉体育学院健康科学学院教授,1997年获武汉体育学院运动医学硕士学位,2008年获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在近20年的研究中获5个新药证书、1项美国专利和1项欧洲专利,在SCI上发表论文30多篇,其中自2012年回到武汉体育学院后发表SCI学术论文10多篇;其立项课题《运动干预对衰老性肌萎缩的预防与康复》获2015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立项课题。

   

有一种声音叫质疑    

从1994年进入武汉体育学院学习运动医学开始,陈宁就与“运动”这两个字再没分开过。20多年里,他得到过肯定,也受到过质疑。“有人问过我,这样的研究方向到底能给社会带来多大的经济效益?创造多少社会价值?”陈宁说:“我要做的,不是发明药物去治疗已经生病的人,我的出发点是治‘未病’。”

未病,即没有生病之时。陈宁解释到:“一个人一旦生病了,就要去医院,免不了吃药、吊水,严重一点就要开刀手术。而这样的治疗对很多人而言极易造成二次创伤。”陈宁一直认为,对人体最好的治疗方式就是在生病之前做好预防,而运动则是预防的一个最有效最关键的措施。

尽管从数据上来看,运动似乎产生不了什么产品,没有立刻带来多少经济价值,但是如果将运动保持健康的这种理念传播开来,将是一种最环保的治疗,对社会医疗的消耗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减少。

   

有一种努力叫坚持

走进陈宁的办公室,斜对角放着一大一小两张桌子,小桌子是陈宁的办公桌,上面堆放着一沓沓厚厚的材料,大桌子上面放置着一个投影设备,陈宁就是在这里给他的团队成员讲课。“我对我的学生说过,科研人需要的是定得下来、沉得下去。不管别人在说什么做什么,但我们必须一心一意的做研究。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学会坚持。”

陈宁的家就在学校里的家属区,然而他陪家人的时间却少之甚少,大部分时间他都留给了科研。一年365天,他只会在过年的时候给团队的成员放一个短短的假期。而他本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只要不出差,他就会呆在实验室里。

陈宁一直有个小小的心愿,他说:“暑假是学生们做科研的黄金时候,然而这时学生们也面临着没地方住的问题,且吃饭洗澡什么的也不方便,要是有机会改善下,他们就更能集中精力在学校做研究了。”

   

有一种瞬间叫沉默

谈到价值创造、科研方向、团队建设等问题,陈宁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他详细地介绍着团队的现状、研究的进展。但当记者不经意间谈起将要上中学的孩子时,陈宁瞬间沉默。“儿子很独立。”这是陈宁给出的答案。

对于教育下一代来说,陈宁唯一希望的就是孩子健康成长。至于以后这个孩子会选择什么样的道路,会走上什么样的发展方向,陈宁说他并不担心。对于把实验室当做家的陈宁来说,很少有机会能够陪伴自己的孩子出去走走、一起游玩。

节假日时,陈宁偶尔会把孩子带到实验室里。“希望他也能学会刻苦与坚强,这对他以后的成长是有好处的。”陈宁说道。

有一种情怀叫传承

“我是武体人,当时学校打电话给我,我就回来了。”陈宁在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曾就职于某著名癌症研究所。被Susan G. Komen 乳腺癌研究基金会给予奖励用于乳腺癌的研究,同时也获得AACR青年学者奖,在制药公司工作期间也获得数个新药证书以及专利。

以陈宁当时所获得一些奖项来看,他无论是留在美国或是医药公司,都有可能走上名利双收的道路。但是陈宁说,当时学校里有老师打电话给他,说是学校需要这方面的人才,于是他就回来了。“我想把这个研究的方向传给学生,并在武汉体育学院不断地传承下去。”

现在,陈宁的团队已经包含了部分青年教师、1名博士后、3名博士、6名硕士以及部分本科学生,十几个人的团队在研究的道路上不断成长,相互传承。科技楼中那不灭的灯光会永远照耀着为了研究、为了学识一直努力和坚持的一群人。

版权所有:武汉体育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喻路461号 邮政编码:43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