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武体映像
pre
pre
pre
pre
pre
pre
pre
pre
武体映像
首页>>武体映像>>正文
武体老照片背后的故事---邱宜均
2015-12-21 11:03 武体新闻中心 记者/徐呈丽  审核人:   (阅读)

 这一张照片的主人公名叫邱宜均。是中国著名的心理学家、中国运动心理学科创始人之一,他是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新中国体育事业开拓者荣誉奖章获得者,是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华中师范大学“百年百人”入选者、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武汉体育学院运动心理学系首任主任、武汉体育学院教授。

“弥留之际,父亲还在微信询问他的学生出席全国体育科学大会的情况。”邱宜均的儿子邱卓英在回忆起父亲时告诉记者。

 就是这样一位对工作勤勤恳恳、对学生关怀备至、对行业进步无限倾心的人民教师,在2015年11月24日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86岁。逝世后,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中国心理学会、中国体育科学学会运动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北京体育大学、华中师范大学、郑州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均发来唁电,悼念这位杰出的心理学家,缅怀邱宜均为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作出的贡献。

带着好几箱书下乡驻队

 “父亲当年下乡的时候,特意将他收藏的图书打包了好几纸箱带到农村。他总是说:‘书籍记载了前人的研究经验,是知识的宝库。’”邱卓英对记者说道。

 正是这种对知识不懈追求的精神,自20世纪50年代起,邱宜均就在中国心理学会首届年会上发表了《试论运动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与任务》的论文。随后在《心理学报》上发表的《语言指示动作效果影响》实验论文,更是开启了中国运动心理学的实验研究。

 大多数人出国往往喜欢带些特产回来,邱宜均出国访问、讲学带回来的却永远只有书籍。“在武汉的家中,父亲有一个专门的书房,用来保存从五十年代到现在的各类书籍。其中有些书籍资料,已经成为孤本。”邱卓英说道。

 邱宜均不仅仅喜欢看名家著作,还喜欢看自己学生编写出版的书和发表的论文。但凡他知道的,都会主动了解学生的新观点。他的书桌和饭桌从来没有空过,上面慢慢地堆放着学生和学生的学生的成果。“有一些没定下来的初稿,父亲也会主动找作者探讨文中新提出的问题或观点,并及时给出自己的见解和建议。”

 六十多年的研究生涯中,邱宜均主编、参编论著近20余部,发表论文80余篇,代表性论著有《优秀运动员心理特征研究》、《优秀运动员个性特征研究》、《运动心理诊断学》、《运动心理学的理论与应用》、《体育管理心理学》等,其中《运动诊断心理学》1986年获国家体委直属院校优秀教材二等奖。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及部委级科技进步奖10项。参编《国际运动心理学研究手册》(英文版)、《国际运动心理学指南》(英文版)、《中国大百科全书·心理学卷》、《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卷》、《学校体育大辞典》、《中国心理科学》等国内外著名工具书及专著。

 若不是对各个学科有广泛的涉猎,他怎么能够完成这么多的作品?

用扁担挑着仪器完成课题测试

 邱卓英评价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人,并且充满着正能量。

 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心理学专业被撤消,邱宜均转行从事教育行政工作,承担了大量的文件撰写事务,可他从没有一句怨言。后来他又全身心投入到运动心理学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工作。

“50多岁的时候,父亲高强度工作导致一只眼睛患上眼疾。可他却从来没有过要休息的念头。”邱卓英继续感慨道,“70多岁离休后,他依然参加很多学科建设与科研的工作,关注行业发展。”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体育运动心理学是一个仍未开垦的学术领域,从1956年起,邱宜均他在体育院校开设运动心理学课程,并不断改进教学方法,将普通心理学的方法论和运动实践相结合,构建了基于现代心理学和体育科学的运动心理学人才培养体系。他是我国体育运动心理学的开拓者与奠基人。1992年,邱宜均获“湖北省先进科技工作者”及“湖北科技精英”称号。

 邱宜均对自己十分节俭,但对自己的科研项目总是毫不吝啬。当年他承担国家体育总局科研项目,总是将科研经费用于课题业务、课题能力建设上,从不乱花一分钱。为了完成课题的测试,他曾经用扁担挑着测试仪器转战相关的测试地点。

 2014年3月,邱宜均在住院期间利用治疗间隙,为他的学生李欣当年申报国家体育总局重点领域课题进行了非常精细的指导,并手写了5页密密麻麻的研究提纲。在临终前的1个月,李欣去医院看望他,两个人围绕课题的实施谈了足足三个小时。去世的前一天,邱宜均已经不能睁眼、不能说话、不能吃饭,当护理人员告诉邱老师是李欣来看他时,他顿时泪流满面。伸手拉住李欣的手,一直握了好久好久……

 若不是对自己的事业极度热爱,他怎么能够在弥留之际把他的学生和他60多年的事业挂念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煲好汤等着学生

 在生活中,邱宜均对学生的关怀无微不至。“父亲的学生李欣经常来家向他请教问题,怕他因为学习顾不得吃饭,父亲往往会拉着他和我们一起吃。时间长了,只要李欣要来家里,父亲就会吩咐母亲准备好李欣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和面条,煲好汤等着。”回忆起父亲对学生的热心肠,邱卓英笑着说道。

 在得知学生(王斌)的学生刘炼在读博士期间结婚并有了孩子之后,他主动打电话给王斌,叮嘱他要关心刘炼。既要让刘炼安心学习,同时也能照顾好家庭。在邱宜均的帮助下,王斌老师为刘炼在学校租了间公寓。

 在学习上,邱宜均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如发现学生的研究成果中有抄袭或造假现象,他会毫不留情的批评,并限期改正后再拿来讨论,他认为在学习中最忌讳的是造假欺骗。每当学生拿着学位论文找邱宜均指导时,他都会认真阅读、批改,一遍、二遍、三遍,直到他认为满意为止。邱卓英告诉记者,当年李欣拿着一篇仅有几点想法的论文“初稿”来向父亲进行讨教,父亲当场就打电话找到相关的专家咨询,然后悉心指导,最终论文被《体育科学》录入。

“学生在公开发表论文时,父亲从来不让学生写入他的名字。每当学生为他送去专家咨询费之类的酬金,他也总是言词拒绝。”谈到父亲对学生的不求回报,邱卓英如是说道。

 邱卓英告诉记者:“在北京治病期间,父亲仍然惦记着学生。他手边有个电话本,上面记录了很多学校老师和学生的联系方式。”当有学生有难处请邱宜均指导和帮助时,他总是第一时间伸出援助之手。甚至在凌晨或者深夜的时候为了相关的事情,帮人电话联系,提供各种线索和资源。在邱宜均去世前近五年的时间里,直接参与研究生的学位论文开题和答辩就有20场之多。

 邱宜均始终关心武汉体院运动心理学的发展。他在89级同学的支持下,设立了“邱宜均奖学金”,为武体运动心理学专业在校学生提供帮助。“但凡有人向我提起父亲,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他夜夜伏案创作的疲惫身影和为学生想办法、找出路的焦灼目光。”邱卓英感概道。

 若不是将学生视如己出,他怎么能够时时刻刻的想着、念着这帮可爱的莘莘学子?

 

 和优秀人物的相识都是一种缘分,而和相识过的人说永别又都是一件再残酷不过的事。然而毕竟只要在人世间,这种告别就会残忍的出现,让所有人无法躲开。但对于邱宜均来说,他生命的终结不是个句号,而是个感叹号,这个感叹号会在许许多多人的脑海中盘旋……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武汉体育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喻路461号 邮政编码(P.C):430079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旧版主页
pre
武体映像
武体老照片背后的故事---邱宜均
2015年12月21日 11:03 武体新闻中心 记者/徐呈丽 阅读()

 这一张照片的主人公名叫邱宜均。是中国著名的心理学家、中国运动心理学科创始人之一,他是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新中国体育事业开拓者荣誉奖章获得者,是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华中师范大学“百年百人”入选者、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武汉体育学院运动心理学系首任主任、武汉体育学院教授。

“弥留之际,父亲还在微信询问他的学生出席全国体育科学大会的情况。”邱宜均的儿子邱卓英在回忆起父亲时告诉记者。

 就是这样一位对工作勤勤恳恳、对学生关怀备至、对行业进步无限倾心的人民教师,在2015年11月24日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86岁。逝世后,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中国心理学会、中国体育科学学会运动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北京体育大学、华中师范大学、郑州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均发来唁电,悼念这位杰出的心理学家,缅怀邱宜均为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作出的贡献。

带着好几箱书下乡驻队

 “父亲当年下乡的时候,特意将他收藏的图书打包了好几纸箱带到农村。他总是说:‘书籍记载了前人的研究经验,是知识的宝库。’”邱卓英对记者说道。

 正是这种对知识不懈追求的精神,自20世纪50年代起,邱宜均就在中国心理学会首届年会上发表了《试论运动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与任务》的论文。随后在《心理学报》上发表的《语言指示动作效果影响》实验论文,更是开启了中国运动心理学的实验研究。

 大多数人出国往往喜欢带些特产回来,邱宜均出国访问、讲学带回来的却永远只有书籍。“在武汉的家中,父亲有一个专门的书房,用来保存从五十年代到现在的各类书籍。其中有些书籍资料,已经成为孤本。”邱卓英说道。

 邱宜均不仅仅喜欢看名家著作,还喜欢看自己学生编写出版的书和发表的论文。但凡他知道的,都会主动了解学生的新观点。他的书桌和饭桌从来没有空过,上面慢慢地堆放着学生和学生的学生的成果。“有一些没定下来的初稿,父亲也会主动找作者探讨文中新提出的问题或观点,并及时给出自己的见解和建议。”

 六十多年的研究生涯中,邱宜均主编、参编论著近20余部,发表论文80余篇,代表性论著有《优秀运动员心理特征研究》、《优秀运动员个性特征研究》、《运动心理诊断学》、《运动心理学的理论与应用》、《体育管理心理学》等,其中《运动诊断心理学》1986年获国家体委直属院校优秀教材二等奖。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及部委级科技进步奖10项。参编《国际运动心理学研究手册》(英文版)、《国际运动心理学指南》(英文版)、《中国大百科全书·心理学卷》、《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卷》、《学校体育大辞典》、《中国心理科学》等国内外著名工具书及专著。

 若不是对各个学科有广泛的涉猎,他怎么能够完成这么多的作品?

用扁担挑着仪器完成课题测试

 邱卓英评价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人,并且充满着正能量。

 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心理学专业被撤消,邱宜均转行从事教育行政工作,承担了大量的文件撰写事务,可他从没有一句怨言。后来他又全身心投入到运动心理学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工作。

“50多岁的时候,父亲高强度工作导致一只眼睛患上眼疾。可他却从来没有过要休息的念头。”邱卓英继续感慨道,“70多岁离休后,他依然参加很多学科建设与科研的工作,关注行业发展。”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体育运动心理学是一个仍未开垦的学术领域,从1956年起,邱宜均他在体育院校开设运动心理学课程,并不断改进教学方法,将普通心理学的方法论和运动实践相结合,构建了基于现代心理学和体育科学的运动心理学人才培养体系。他是我国体育运动心理学的开拓者与奠基人。1992年,邱宜均获“湖北省先进科技工作者”及“湖北科技精英”称号。

 邱宜均对自己十分节俭,但对自己的科研项目总是毫不吝啬。当年他承担国家体育总局科研项目,总是将科研经费用于课题业务、课题能力建设上,从不乱花一分钱。为了完成课题的测试,他曾经用扁担挑着测试仪器转战相关的测试地点。

 2014年3月,邱宜均在住院期间利用治疗间隙,为他的学生李欣当年申报国家体育总局重点领域课题进行了非常精细的指导,并手写了5页密密麻麻的研究提纲。在临终前的1个月,李欣去医院看望他,两个人围绕课题的实施谈了足足三个小时。去世的前一天,邱宜均已经不能睁眼、不能说话、不能吃饭,当护理人员告诉邱老师是李欣来看他时,他顿时泪流满面。伸手拉住李欣的手,一直握了好久好久……

 若不是对自己的事业极度热爱,他怎么能够在弥留之际把他的学生和他60多年的事业挂念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煲好汤等着学生

 在生活中,邱宜均对学生的关怀无微不至。“父亲的学生李欣经常来家向他请教问题,怕他因为学习顾不得吃饭,父亲往往会拉着他和我们一起吃。时间长了,只要李欣要来家里,父亲就会吩咐母亲准备好李欣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和面条,煲好汤等着。”回忆起父亲对学生的热心肠,邱卓英笑着说道。

 在得知学生(王斌)的学生刘炼在读博士期间结婚并有了孩子之后,他主动打电话给王斌,叮嘱他要关心刘炼。既要让刘炼安心学习,同时也能照顾好家庭。在邱宜均的帮助下,王斌老师为刘炼在学校租了间公寓。

 在学习上,邱宜均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如发现学生的研究成果中有抄袭或造假现象,他会毫不留情的批评,并限期改正后再拿来讨论,他认为在学习中最忌讳的是造假欺骗。每当学生拿着学位论文找邱宜均指导时,他都会认真阅读、批改,一遍、二遍、三遍,直到他认为满意为止。邱卓英告诉记者,当年李欣拿着一篇仅有几点想法的论文“初稿”来向父亲进行讨教,父亲当场就打电话找到相关的专家咨询,然后悉心指导,最终论文被《体育科学》录入。

“学生在公开发表论文时,父亲从来不让学生写入他的名字。每当学生为他送去专家咨询费之类的酬金,他也总是言词拒绝。”谈到父亲对学生的不求回报,邱卓英如是说道。

 邱卓英告诉记者:“在北京治病期间,父亲仍然惦记着学生。他手边有个电话本,上面记录了很多学校老师和学生的联系方式。”当有学生有难处请邱宜均指导和帮助时,他总是第一时间伸出援助之手。甚至在凌晨或者深夜的时候为了相关的事情,帮人电话联系,提供各种线索和资源。在邱宜均去世前近五年的时间里,直接参与研究生的学位论文开题和答辩就有20场之多。

 邱宜均始终关心武汉体院运动心理学的发展。他在89级同学的支持下,设立了“邱宜均奖学金”,为武体运动心理学专业在校学生提供帮助。“但凡有人向我提起父亲,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他夜夜伏案创作的疲惫身影和为学生想办法、找出路的焦灼目光。”邱卓英感概道。

 若不是将学生视如己出,他怎么能够时时刻刻的想着、念着这帮可爱的莘莘学子?

 

 和优秀人物的相识都是一种缘分,而和相识过的人说永别又都是一件再残酷不过的事。然而毕竟只要在人世间,这种告别就会残忍的出现,让所有人无法躲开。但对于邱宜均来说,他生命的终结不是个句号,而是个感叹号,这个感叹号会在许许多多人的脑海中盘旋……

版权所有:武汉体育学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喻路461号 邮政编码:430079